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肉文  生子  双性  风弄  快穿

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[综] [入围作品,请投票!]+番外 作者:羽萌(下(5)

字体:[ ]

  可惜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幼小的少年, 源氏审判不了他, 阴阳寮也无法对他施压,绝大多数人保持缄默, 因为藤原氏登门拜访少年的庭院,并且送上了精美的礼物。
  “这并非施加压力,而是藤原氏的态度。”藤原道长微微笑着, 他是京中贵女们梦寐以求的明月样人物, 与沾染着晦涩诡谲阴阳道的安倍晴明的不同, 他是真真正正受人追捧的贵公子,可惜直到目前为止都孑然一身。
  “我知道。”少年笑道, 他的小纸人捧来好些精巧的菜品, 就摆在廊下, 这里四面来风, 微有花雨,风雅至极。
  “我只是不希望你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印象, 晴明。”藤原道长端起酒碟, 笑道, “能听到你的应承,你不知我有多么的欢喜,此后的世界必定是我们的了。”
  无论是人的世界还是鬼的世界, 都是他们的。藤原氏的皇后将会把家族的血脉融入最尊贵的血脉之中,荣宠过数百年。再有少年从旁助力, 占星测命、避祸物忌……仅仅是这样想着,藤原道长便露出了微笑。
  “晴明,你不知我有多么欢喜……”他喃喃道,且又重复了一遍。
  少年也微笑,他让一只小纸人取来瓷缸,小小的一只圆肚的。他倒了水在里面,一手拢着衣袖,一手轻触水面,触动丝丝涟漪。夜空中的星光顷刻间向下坠落,全数坠入这间庭院当中。藤原道长望着四面的下坠的陨星,向来含情的眼眸首次露出恍惚的神色。
  这份力量几乎已经超脱人世了……
  少年收回手,请他看水面上的图像。藤原道长看到女侍捧起一个幼儿,旁边是笑着的藤原氏的皇后,圣上朱笔凌乱批了不知道多少名字,显然对这个孩子极其爱重。
  他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一些,抬头看向少年。
  少年含笑不语。
  “明日如果方便,请带我入宫。皇后的贵体只怕还要受一次诅咒的侵扰,不如提前避过去。”
  藤原道长张了张口,这无疑是一份漂亮的投名状,名满京都的大阴阳师在向他保证,皇后怀孕期间,不会受到任何邪秽的侵扰!
  他一时有些心神震动,脑海中过了很多人很多事,最后才答道:
  “这自然没有问题,皇后那边,便有劳您了。”
  少年向他客气的颔首,两人谈了谈重新设立平安京结界的问题后,近子夜才散。原本深夜归去,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,但是这一回藤原家的下仆并没有恐慌,而是兴奋不已地在牛车上贴好少年给的符咒,桔梗星纹泛着微微的蓝,令人心底安定。
  果真,回去的路上百鬼退避,不祥的晦气也难以近前,安稳得如同白日。
  “真不愧是晴明大人!”
  “一路上的鬼怪躲得远远的,这手段就算是源氏也没有!”
  仆从们热烈赞美着,心里忖度如何才能得到一张珍贵的符咒。而在牛车里,藤原氏的贵子守着一匣符咒,踏实得很,他想起少年曾对他描述过的四神结界。那个结界如果建立起来,才是真正的高枕无忧。
  京中的贵人们都想过没有鬼怪侵入的生活,他只需要稍稍推波助澜,结界就能建立起来,到时候又是一桩功绩。
  不过他有些好奇,晴明和源氏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,才松口答应辅佐藤原氏?
  @
  最近除了忙与藤原氏和贺茂家的交往,少年还私底下支援着大江山残存的鬼。他派遣了有治愈能力的式神前去,听说那些鬼们也已经在重建家园,茨木和复活的酒吞在那里,想也知道出不了什么问题。
  鬼切自从那一天醒来之后,昏迷数月才醒,倒是还记得做过些什么,听说源赖光还活蹦乱跳之后,也没有再打上门去。
  已经没有意义了。那一天他已经将前主人杀死,也顺便将过往的自己杀死,现在的他不再去回想那些前尘,私底下其实有些羡慕赤影被带回庭院后能够忘记一切。
  不,她不是赤影,她是安倍晴明的式神妖刀姬。
  他走过廊下,被扑面而来的光和花香迷了眼。这里没有巨大的怪兽一般的屋甍,一切都浸在永恒的光亮之中,白日有阳光,晚间有月光。庭院里的植物并不规整,织锦杂七杂八的小花开遍了,每一个都欣欣然扬着花朵,仿佛在对人笑。
  几个式神正在那片明媚的花丛中编织花环,妖刀姬也在其中,头上顶着一个花冠,手腕上戴了一串小手环,乖乖不动地任由那些小妖怪们装扮她。
  “妖刀姐姐!漂亮的!”
  “嘻嘻!都是我的花冠好看!”
  “谁说的?明明是我选了颜色相近的花才会这么好看的!”
  就连拌嘴和小小的争执都充满着膨胀的温暖,鬼切看了一会儿,笑了一下。他听到门口有动静,意识到是少年回来了,连忙前去迎接。
  他从未迎接过什么人,但是庭院里的式神们都这么做,他也就学会了。
  少年从牛车上下来,抬眼就看到了他,于是笑了笑,伸手从车上抱下一个小孩子来。小孩子被斗篷罩着,看不清面容,只在斗篷下露出华美的裙裾,似乎是个小姑娘。
  “鬼切,认识一下。”少年向他介绍道,“这是辉夜姬,月亮上的小公主,因为受到世间情绪的侵扰严重,所以我把她带回来做个封印。”
  小公主向他羞涩的行了一个礼,默不作声的挨着少年的腿,看小纸人从牛车上搬下她的箱笼。这些箱笼中盛得都是无双的珍宝,是她从月宫带过来的资产和玩具。
  鬼切温和的对小公主点了点头,少年一拍脑袋,想起还有件事没有做。
  “一会儿荒川那边的妖怪要过来玩,劳烦你去买几条上好的鲜鱼,就去我之前除过妖怪的那一家。”少年琢磨着还缺点什么,“然后点心和酒……我也不知道大江山那边会不会来人啊……”
  鬼切一一记下要买的东西,出了门。他之前也有几次出门的经历,他毕竟是最像人类的那一类式神,买东西很方便,久而久之也熟悉那几家常去的店铺,老板还会给他打折。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联系方式:Email:blwenku@hotmail.com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