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肉文  生子  双性  风弄  快穿

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[综] [入围作品,请投票!]+番外 作者:羽萌(下(45)

字体:[ ]

  时常需要豹头痛哭的豹豹他第一个喂过了,孔雀要减肥不吃,小白挺开心的啃了不少,之后就是龙龙的份。
  苍蓝的神龙从冰湖之中腾起,水珠披挂在他身上犹如贵重的珠宝。他甩去一身寒意,温柔的低下头,龙类浓长的睫毛下,金眸倒映出阴阳师的影子。阴阳师拿了个防御针女给他,神龙咬了吃,嚼得嘎嘣脆。
  “还有十个。”阴阳师跟他比划,“吃完你再玩一会儿,我们明天就离开远野,到时候就没有这么大的场地了。”
  神龙是陪伴他最久的御灵,来源于高龙神的一段神念。曾经他没想过会跟神明有这么亲密的交集,还以为那个贵船神社里出现的白衣人是神主,没想到相处久了,白衣人就给了他一段神念,并且表示要跟他一样当男孩子。
  当年的大佬:……
  他也是那时候开始,才知道神明初时是没有姓别的,需要后天选择。比如与他签订契约的御馔津,因为象征丰饶仁慈,所以特地以女姓姓别出现在世人面前,而荒和一目连,想来也是认为有力量感的男姓形象更有利于在世间行走……这些是遇到他之前就已经决定好姓别的神,高龙神这种初时不在意姓别,后来才选定的,对他来说很罕见。
  姓别对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所谓,他相信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不会受到影响的。
  神龙嘎嘣嘎嘣吃完御魂,愉快的跟阴阳师碰头头,又甩着尾巴玩水去了。土御门伊月在冰湖边蹲了一会儿,奴良鲤伴找过来。
  奴良鲤伴也看到了在冰湖中痛快翻腾的神龙,波涛汹涌,扬起的水珠被日光映成彩虹色。阴阳师站在岸边展开扇子,轻轻扇动,仿佛在对恣意遨游的龙发出由衷的赞叹。
  “鲤伴在梦境里,看到我与神龙结缘的过程了吗?”土御门伊月笑问道,见奴良鲤伴摇头,笑意更加明亮。
  “高龙是位有意思的神明,总是害怕我被欺负,所以分离神念让神龙来到我身边。”他的声音轻而暖,回忆起往事,眼眸中都带了笑,“我很感激他,他不仅是神明,更是我的朋友,是我的家人。”
  “……我们永远都不会分离的。”
  作者有话要说:
  端午快乐嗷嗷嗷!可咸可甜的蠢作者发来祝福www
  明天加更,高考党正好可以来看!
  后排先提示一下,目前走长大纲,光哥这个世界的“父亲”得到的是错误的记忆!错误的!他以为自己跟龙生子,其实是被灌注的记忆,与前文不矛盾。
  目前走的是长大纲,所以会有这么一个变化,如果是短大纲就不会有裸奔变态千年布局的这一段……所以之前双大纲的我才会保证就算篇幅短也不会崩,逻辑线都是通顺的,只是情节量不一样~
  这个世界的安倍晴明仍然被当做伟大的人,一方面是捏造记载,另一方面是演的!其实就是个不穿衣服的渣渣,要被大佬碾!
  大佬(震惊):居然对这么可爱的龙龙下手!捶你脑瓜!
 
 
第151章 梦龙之日(上)
  启程离开远野前,土御门伊月将星图锦沉入冰湖。冰湖之下暗流涌动, 那下沉的细小星光很快就看不到了, 许多月雀飞来, 鹤也来相送。
  “木心已获得鹤族许可,这一回是要带走的。”土御门伊月对远野的妖怪首领赤河童说道, “萤之剑的解封方式唯有您知道,若以后遭逢大难,自然可以清请出这把剑, 只是要提防不要落入敌人之手……我相信萤也会有所判断。”
  赤河童于是缓缓点头, 慎重谢过土御门伊月。他本不必来远野帮忙, 可是仍然来了,如果没有这位阴阳师, 结果还未可知。
  奴良组的宝船缓缓升空, 嵯峨野上的天女虚影又开始起舞, 抬手间带着渺茫的神国之息。
  土御门伊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 总算了解了一件事,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无疑是更加强大的敌人。
  这一代的花开院秀元也跟他们同行, 算是搭个便车, 只是从一登上船就接到消息, 颇有些坐立难安的样子,频频观察宝船走到了哪里。
  “怎么了,秀元?”奴良鲤伴问道, “看起来心神不宁的。”
  花开院秀元微微叹气,“刚才接到传信, 家中幼子近几日似乎被梦魇着了,请我速速折返。”
  花开院家是阴阳术名门,娶的妻子自然也是身具灵力的女子,等闲梦魇孩子的母亲就可解决。再不济就去到家族中人那里,花开院家向来不缺少阴阳师,可最后这则消息仍旧传到秀元这里,足以见得事态严重。
  奴良鲤伴表示理解,他下令宝船加快速度,先在京都将秀元送下,之后他们再折返浮世绘町。土御门伊月想了想,特意写了张雷帝符交给花开院秀元。
  “恐怕贵族已经为小公子尝试了诸多办法,这张雷帝符有我御灵的一丝气息,最是清净镇定,希望能帮上忙。”
  花开院秀元感激地收下了,握住那张符的瞬间,就好似有一股清凉之气流转周身,使人精神一振。龙本就是天生灵物,镇在梦魇的小孩子枕下,可挡诸多邪秽。土御门伊月还提及,若是最后也没什么改善,尽可以来找他,他有式神颇擅此道。
  花开院秀元再一次为这个少年式神的多样咋舌,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心力培养才有今天的成果。宝船一停,他匆匆下船,马不停蹄的赶回自己家。
  “怎么样了,蝉叶?”他走进孩子的房间,询问一旁满目关怀的女子,“可是有人下了恶咒?”
  他的幼子今年不过六七岁,正虚弱的吃着粥,见到父亲回来,眉目间立刻多了些小孩子的欢欣鼓舞,只是眼下青黑异常明显,果然是夜夜噩梦的结果。
  花开院秀元怜惜的摸摸幼子的发顶。
  “不像是恶咒,倒像是触物之梦。”花开院蝉叶轻轻摇头,“试了诸多方法,仍旧会在夜里哭喊着醒过来,叫着龙。”
  “龙?”
  “是,这孩子好像梦到了龙。”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联系方式:Email:blwenku@hotmail.com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