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肉文  生子  双性  风弄  快穿

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[综] [入围作品,请投票!]+番外 作者:羽萌(下(15)

字体:[ ]

  残余的几只鸟妖见情况不妙,立刻就想撤退,至少要有一只回去通风报信。孔雀追上其中一只擒住,一声高鸣,星辰砸落另外两只。土御门伊月三箭散开射出,将剩下的打扫干净。
  至此,发动突袭的敌人全军覆没,奴良组几乎无伤。
  土御门伊月落回甲板上,奴良鲤伴迎面向他走来。
  “伊月,远野的情况只怕相当不妙了。”
  确实,敌人都可以在接近大本营的地方进行偷袭,远野却无力对前来相助的盟友示警,可见境况糟糕。他们还没落地就遭遇了这波猛攻,之后究竟会发生些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  土御门伊月说道:“涉及阴阳术的东西,我会留意的。那些鸟妖并非天生就有这样强大的力量,像是后天经历了残酷的炮制,羽毛颜色都变了。”
  奴良鲤伴顿时产生了一些联想。
  “源氏的?”
  “不,源氏的术高级得很,可以把妖怪完全变成另一种面貌,这种只能称得上拙劣而已。”土御门伊月翻看起几只鸟妖的尸体,开始破解纹印,最终解出一个暗金色的桔梗印,他叹了口气。
  “御门院家……”
  他想不通,这个世界的安倍晴明究竟受了什么刺激,不光养出这样糟心的后代,还天天不穿衣服乱跑。
  “我在地狱里的式神先前提醒过我,御门院家想要复活的先祖,已经从地狱里偷偷跑出来了。”土御门伊月提醒道,“当初我们破了羽衣狐伪装成我的那个局,羽衣狐被我封印,这个世界的安倍晴明想要出来,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,只怕灵魂都不是完整的。”
  奴良鲤伴完完全全没把地狱里的式神往八岐大蛇的方向想,他还以为是跟土御门伊月关系很好的冥界的人。
  “没关系,就算他复活了,我也会将他斩于刀下!”半妖睁开了总是闭着的右眼,神情有几分郑重,“或者伊月,你想自己……”
  “不我一点都不想见他!”土御门伊月表现出了强烈的抵触,“鲤伴,我会全力支持你做掉他!”
  这个黑料太致命了!!!
  奴良鲤伴:……?
  宝船经历了一场战斗之后,渐渐飞离嵯峨野上空。土御门伊月仍然能听到那些笛和鼓,天女在妖的尸骨上飞天旋舞。
  他想,来自神国的天女想必也不知道何处去、何处来,见了妖之后,她也对何为善、何为恶有了疑问。她怀着疑问起舞,最终将妖和自己都杀死在这场神乐之中。
  土御门伊月蜷了蜷指尖,恰在此时,蛇蛇发来新消息。
  【阴阳师!我这一关打不过!我打不过!!!】
  大佬顿时什么忧伤回忆都没了,他想了想,回复道:
  【来一单?】
  【……】
  有道理!
  @
  越过嵯峨野之后,宝船按照小妖怪的指示落进山林之中。外围远野妖怪们的村庄据说已经彻底沦陷,目前还活着的妖怪蜷缩在此处,还要提防土蜘蛛随时可能前来。
  奴良组的到来得到了一些欢迎,不过远野的妖怪们却仍然很冷静,连番战败下来,整体士气居然还十分高昂。
  “远野妖怪是东北地区的武斗派,实力强劲,却也从不与任何人换盏相交。”奴良鲤伴低声说道,接着作为二代目,他向前几步,问候远野的代理首领镰鼬。
  “别来无恙。”奴良鲤伴说道,镰鼬脸上现出一丝笑容,锤了锤他的肩膀。
  “好久不见。”
  “我听闻赤河童首领受伤了,特地请了位阴阳师随行。”奴良鲤伴让开一些,露出土御门伊月,“伊月的式神很擅长治疗,他是我的恋人,你们尽可以像信任我一样信任他。”
  这个消息实在惊人,镰鼬认真的打量了土御门伊月好几眼,确认这真的是个男孩子,似乎还是人类的男孩子。他不好多说,无条件的信任着奴良鲤伴,让开路,先救治赤河童大人要紧。
  土御门伊月能感觉到这些妖怪对他尚且有戒备之心,他也不介意,在奴良鲤伴的陪同下走近远野首领赤河童的房间,随行的还有惠比寿和虫师。花鸟先回去了,他身边目前只有这两个治疗式神,一会儿他还会让虫师回去,这里太冷了,不适合她。
  惠比寿上前查看一番,赤河童双目紧闭,身上多处骨裂,遭受的多是钝击,倒是没有毒素侵蚀的痕迹,只要驱散这些残留的凶恶的畏就好。他跟虫师说了几句,虫师点头,放出虫之护,惠比寿也插了旗子。
  虫师的一个大把赤河童糟糕的状态奶回来一点,鲤鱼旗温养几天,再重复这个治疗过程即可,对他们而言并非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势。土御门伊月收到惠比寿的示意,点点头,先让虫师回到庭院。
  “这就结束了?”远野的妖怪们没有见过这么高端的治疗系式神,一脸不可思议。
  实在是会治疗的妖怪太少了。妖怪们追求力量,时常相互讨伐,单纯治疗的根本生存不下来。等到大妖怪们想要收拢一些专门治疗的妖怪,早就晚了,要么死要么改行,就连阴阳师手中,纯粹治疗的式神也极为稀罕。
  可土御门伊月的观念有所不同,他会尽力开发式神最优的一方面,然后组合作战,各司其职。治疗系这么有用,游戏里出了一波又一波,技能调了一次又一次,他自然也养了一个又一个,全部配好顶尖御魂。
  “结束了。”他肯定道,“过几天再重复一遍这个过程,赤河童大人就能醒来。”
  沐浴在鲤鱼旗的莹绿光芒中,远野的妖怪们一时之间无比沉默。镰鼬也沉默了,他看一眼一脸无辜的奴良鲤伴,心里在琢磨着挖墙脚的可能。
  治疗系妖怪!就问谁不眼红!谁不眼红!
  待遇完全可以商量,先挖来,也不怕打架受伤没人救治。
  惠比寿人老成精,优哉游哉的坐在金鱼身上,胡须一翘,笑眯眯的开口。
  “阴阳师,没有其他事情,老朽就告辞回自己的院子了。”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联系方式:Email:blwenku@hotmail.com
点击: